小区抵制快递柜收费阵营扩大 丰巢否认强制向用户收费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DNF私服

  快递柜超时收费难题待破解

  近日  ,关于丰巢超时收费的争议持续发酵。从杭州到上海、北京  ,多地小区的业主都站出来明确反对快递柜收费  ,而丰巢也给予“反击”  ,称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单方面断电构成违约  ,并坚持其收费决定。根据丰巢的收费规则  ,非会员用户快件滞留超过12小时开始收费  ,超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  ,3元封顶。耐人寻味的是 ,这个看似不高的收费价格为何惹来众怒?快递员们为何经常未经收件人同意就将快件存入快递柜?争议背后  ,快递“最后100米”的难题还有待多方化解。

  小区抵制快递柜收费阵营扩大

  “五一”小长假后  ,丰巢快递柜正式启动超时收费制  ,但网上反对声浪日渐高涨  ,如今几乎演变成消费者与丰巢快递柜的“对峙”。

  针对杭州东新园小区率先暂停使用丰巢快递柜一事  ,丰巢5月9日发布《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称  ,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  ,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东新园业委会单方面断电已经构成违约  ,给公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我司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 ,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尽管丰巢给予了“反击”  ,但暂停丰巢快递柜使用的小区队伍却在壮大。

  据不完全统计 ,上海已有70多个小区抱团发声  ,抵制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北京也有部分小区要求丰巢快递柜撤出  ,北京金隅翡丽小区已经开辟出暂存区 ,供不同意使用快递柜的业主存放包裹。

  上海首家停用丰巢快递柜的小区中环花苑近日发布声明 ,对丰巢所谓的“高额进场费”提出质疑。该小区每台快递柜平均每天的场地租金加上电费为十几元 ,丰巢会对快递员收取使用费用  ,大中小三种格子分别收0.45元、0.4元和0.35元每单。按照每个格子周转率一天只有一次、单个快递柜80格来算  ,单个柜子平均每天的收入超过了30元。“如果把一台机器当成一个门店的话  ,目前初步测算是完全自给自足并良性循环了。”该小区业委会在公开信中表示。

  部分消费者呼吁延长免费保管期

  丰巢看似并不高昂的收费标准  ,为何会引发争议?

  从网友的留言来看  ,除了一部分消费者不认可快递“二次收费” ,也有不少消费者对快递柜收费带来的难题表示担忧。在现行快递服务状态下  ,消费者的包裹经常在未经允许情况下被放入快递柜  ,这样很容易被动支付超时费用。此外 ,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 ,不少上班族每天的通勤时间就要达到两个小时  ,而加班也较为普遍  ,因此 ,不少消费者认为 ,12小时的免费存放期限过于短暂 ,应该延长到24小时。

  “每天早出晚归 ,回到小区取个快递  ,还要多付5毛钱 ,心里真不是滋味儿。”家住天通苑、工作地点在王府井的赵女士说  ,上班族白天不在家  ,包裹放快递柜是最好的选择  ,但超时费由消费者承担显然不合理。

  值得关注的是  ,国家针对快递柜已经出台了管理办法  ,不过在收费标准方面还未有明确的细则。根据2019年10月正式实施的《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  ,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 ,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  ,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

  “管理办法明确了保管期内不得收费  ,超过保管期的部分还没有明确  ,是交给市场来定。”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分析 ,保管期设置多久合适、超过保管期后如何收费 ,都需要市场和企业进行磨合 ,从而寻找出一条可行的方案。

  丰巢否认强制向用户收费

  目前 ,消费者对丰巢的最大不满是借市场垄断地位强制收费。对此 ,昨天丰巢方面予以否认  ,称快递柜支付超时费用时有四个选项 ,分别是按次付费、会员月卡、会员季卡和我再想想。用户点击“我再想想”后可拒绝付费。据介绍 ,如果业主不想付费 ,可以点“我再想想”  ,连续两次这样拒绝收费后 ,其包裹就不会再被投到丰巢快递柜了。

  部分小区与丰巢快递柜的僵持不下  ,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近日 ,由于快递柜暂停使用  ,杭州东新园小区的部分快递员不得不延长派送时间  ,而小区附近的代收点也开始出现爆仓。

  记者注意到 ,4月17日 ,商务部办公厅、国家邮政局办公室发布《关于深入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工作的通知》  ,其中明确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在北京 ,智能快递柜还被纳入了生活性服务业的补贴项目。

  快递专家徐勇表示  ,在快递早已普及的今天  ,快递柜和曾经的邮政信报箱类似 ,都有公共服务功能  ,理应纳入物业管理的范畴  ,成为小区的配套设施。目前快递柜企业自我造血能力不足  ,长久亏损下去难以为继  ,而消费者也希望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如何平衡商业利益和公共利益  ,还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探索。

  本报记者 马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