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何热衷保健?卖保健品的亲热 医生态度冰冷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DNF私服

  一入保健深似海 ,越整越焦虑

  对话嘉宾

  刘幼硕 (湖南省老年医学与健康科学传播团队首席专家、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老年医学科教授)

  龚志成 (中南大学医院药学研究所所长、湘雅医院副院长)

  梅小兰 (一名“保健品控”)

  潘婷 (80后  ,境外游导游)

  曾益良 (湖南韶山常佰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保健品生产商)

  帅才 (半月谈记者)

  不知从何时起  ,沉迷于买保健品、沉醉于各类奇葩养生方法的人群不断扩大。这其中  ,既有有钱有闲的老年人、走哪都拎着保温杯的中年人  ,又有一批即将跨入不惑之年的80后。

  不少人是程度不一的“保健品控”。有人“控”民间古方、秘方  ,有人“控”虫草、石斛等破壁类保健品  ,还有人啥都“控”。然而“保健品控”纷纷表示:越是保健  ,越是不安。

  潘婷:我早上一睁眼  ,先用温水化上阿胶  ,服复合维生素片、善存片、乳钙胶囊  ,吃完阿胶再洗漱。中午一粒蔓越莓胶囊、一粒葡萄籽抗氧胶囊。晚上把白天这些再吃一遍。对了  ,另外还得加片黄金素  ,补脑的。一个没吃到位  ,心里就慌乱。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 ,只要保健品没吃好  ,第二天就会发现牙肿了或者哪里不舒服了  ,下面就不敢再大意  ,必须按时吃全。

  梅小兰:我吃三七粉。媒体和专家总是声讨我们这些喜欢买保健品的 ,却没有关注我们热衷保健品是有客观原因的。当然了 ,主观上是随着经济条件改善人们的保健意识增强  ,但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一种态度的反差:卖保健品的待顾客亲切、亲热  ,而我到医院看病  ,医生都忙得一塌糊涂  ,态度冰冷生硬。

  当然我们也知道不能盲目迷恋保健品 ,可就是忍不住啊!老年人总有这样那样的慢性病  ,又不可能经常上医院  ,就算去了医院也是排队N小时  ,看医生一分钟  ,还不如买点保健品  ,既能预防疾病  ,又能和人聊天  ,愉悦了身心 ,打发了时间。我现在是几天没聊天  ,心里就憋得慌  ,觉得这个世界不要我了!怎么说呢  ,保健品是我和世界连接的一个纽带吧  ,纽带断了 ,能不焦虑吗?

  帅才:我曾经采访发现有人一天要吃10种保健品 ,年轻的80后、90后也加入到保健大军中来。有专吃代购来的国外保健品的 ,有迷恋民间偏方、秘方的 ,还有追着神医满世界跑的。各有各的“控” ,也各有各的苦。

  刘幼硕:“保健品控”有三大类型。一是渴望关注、渴求温暖型。有的老年人身边没有孩子  ,孤独寂寞  ,“训练有素”的销售员便趁机拉拢他们参加讲座、活动  ,让老人倍感关怀 ,心甘情愿为保健品买单。二是“补偿型”。一些老年人觉得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  ,晚年就该享享福  ,把年轻时没吃的补回来。三是身体欠佳四处寻求偏方型。

  帅才:我常年关注、报道医卫领域  ,我想说的是  ,保健品不是药  ,不能治病  ,有病的话  ,必须去正规医疗机构治疗。有病不就医 ,一味迷恋保健品  ,那可真的是本末倒置 ,得不偿失。当然  ,也得承认  ,科学合理使用保健品对健康是有辅助作用的。

  龚志成:我看诊的老年患者几乎都服用一种或几种保健品 ,很多老年人在服药的同时长期服用保健品  ,这实际上会加大用药风险。比如一些糖尿病、高血压患者在服用多种药的同时 ,服用五花八门的保健品、营养药  ,一旦感冒发烧 ,服药的种类还会增加  ,这就可能产生药物相互作用。奉劝广大老年人 ,保健品真的不是吃得越多越好  ,有可能越吃越添乱。

  梅小兰:你们总说“保健品控”是本末倒置、讳疾忌医 ,我不以为然 ,信赖靠谱的保健品是对自己身体负责任的表现  ,不想给家人添负担。

  刘幼硕:这就是“保健品控”普遍存在的认识误区。首先 ,保健品是保健食品  ,有别于药品  ,也绝不能替代药品。其次  ,任何打着治病旗号、宣扬神奇疗效的保健品一定是虚假宣传。很多人选择保健品都是通过口口相传  ,但是人跟人的体质、过敏类型等都不一样 ,同样的产品  ,A吃了保健  ,B吃了却可能要命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曾益良:保健市场有一些“潜规则”  ,比如非法添加猖獗。有些厂家为了使产品在极短时间内达到其宣传效果 ,会非法添加某些药品甚至处方药成分  ,然后通过直销或传销的方式坑害消费者。有不法商家在网上销售减肥产品  ,其产品见效快的原因是加入了禁药西布曲明 ,服用后会出现无力、头晕、呕吐、心慌等症状。

  帅才:沉迷保健品  ,很多时候源于心理上的执着  ,这份执着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环境变化的不安  ,对医疗不信任的悲观情绪——既然求医问药这么难  ,那么索性自己给自己当大夫吧 ,结果这一当就上了瘾。我们在指出“保健品控”种种不健康心理行为的同时  ,不妨也检讨下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信任正规医疗机构热衷寻求“野路子”?保健品焦虑一方面是疾病带来的 ,一方面是不健全的医疗行业带来的。

  刘幼硕:对于许多老年人来说 ,这种行为源自一种心理需求。无论是年轻人  ,还是老年人 ,都需要身体健康和家庭亲情、社会温情  ,对疾病的恐惧、对温情的渴求导致他们不吝投入、拼命保健。在这一点上应该理解他们。

  为解除保健焦虑  ,既要采取措施保障市场健康发展  ,又要不断提升群众的健康素养。保健品市场不能一直混乱下去  ,这是政府必须扛起的管理责任。健康素养使得个人能正确获取、理解基本健康信息和服务  ,并运用这些信息和服务做出正确决策  ,以维护和促进自身健康  ,政府、医疗机构都有责任科普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