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留学热潮涌 "成长在彼岸"压力与收获并存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DNF私服

    在法国图卢兹市中心的一家服装店 ,在这里打工的中国学生正在整理橱窗里的鞋子。

    美国南方州立理工大学建筑系 ,在经过一个月高强度的期末作业考验之后  ,留学生潘博亮在教室里休息。(张赓 摄)

  每年春季  ,各种留学教育展扎堆举行。过去两年来  ,共有62万中国人出国留学 ,中国正在涌动出国留学的热潮

  4月6日早晨7点半  ,凌晨刚刚飞到西安的艳艳 ,就被男友王哲拉着去领结婚证了。经过在法国七八年的留学生活和11年的爱情长跑  ,这对大学同学终于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王哲家在西安  ,于是中学同学们难得地聚在了一起。这次相聚  ,31岁的王哲感触颇深:要是当年不出去留学的话  ,现在自己也像其他同学那样有车有房有孩子了。不过  ,虽然留学生活不如曾经想象得那么理想  ,可要是不出去 ,永远停留在想象  ,自己一定也会不甘心的。

  如今 ,中国正在涌动出国留学的热潮  ,出国留学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愿望。留学已从过去的公派留学、精英留学为主  ,变成了如今的自费留学、大众留学为主。据教育部门统计  ,仅2011年我国出国留学总人数为339700人  ,其中自费留学的就达到314800人。

  3月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澳大利亚中学教育展上  ,200多名家长带着孩子前来咨询。家长李可心希望正读初二的孩子欣欣初中毕业后可以出国。她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多年 ,她感到如今的年轻人心理膨胀得厉害  ,自我感觉太好 ,所以希望孩子早点出去独立生活 ,受点磨练。对打算低龄留学的家长而言 ,孩子安全是他们最担心的。频发的美国校园枪击案  ,欧洲金融危机带来的社会治安问题 ,让李可心有些顾虑。她觉得澳大利亚虽然教育不算最好 ,但很安全  ,女孩子稳稳当当的就好。

  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的报告显示  ,目前高中生出境学习人数占我国总留学人数的22.6%。留学大军日益呈现出低龄化的特点  ,高中甚至初中阶段就选择出国留学的越来越多。

  留学  ,对于更多孩子而言  ,是一次开阔眼界、独立成长的机会。张原正在北京一所大学的建筑系读大三  ,在美国的半年学习让她对国外的教学方式产生了兴趣。在美国时  ,她第一次接触到视觉艺术课。课上老师让学生们往白纸上撒彩色点 ,将一个几何体不停扩大变形  ,中国学生不能理解老师的用意  ,就问老师:什么才是好作品?老师回答:作品没有好与坏  ,只有喜欢与不喜欢。这让张原感慨很深:“从小到大的学习 ,老师给的都是硬性标准  ,对与错、好与坏  ,原来可以不这么绝对。”

  4月9日一早 ,老李刚进办公室 ,手机就震动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  ,自己嘟囔着:“这刚到意大利 ,又花100多欧!”远在瑞典读大学本科的儿子  ,利用假期出去旅游。他那边信用卡一刷  ,父亲的手机就来了短信。儿子在瑞典一所公立大学读书  ,一年的学费8万元人民币 ,生活费至少要12万元左右。刚出国的时候 ,儿子刷卡的频率高  ,他这边短信提示的声音也不断  ,自己觉得紧张闹心  ,索性就把短信声音关掉了。如今  ,老李也习惯了每天好几条的消费通知。好在孩子进步很快  ,他用电子邮件告诉妈妈  ,不论多困难  ,自己都不会在国外流下一滴泪  ,要坚持下去  ,好好学习。这让老李很欣慰  ,他认为留学帮孩子找到了更适合的教育 ,也让孩子有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可没有孩子的音信 ,家长们更紧张。一位家长说  ,孩子不爱和父母联系  ,一听见他刷卡的通知  ,说明这孩子在那边过的好  ,家长就踏实了。一次 ,好长时间没有消费的短信提示  ,他们也担心了好长时间。将孩子送出国门 ,对于一般家长而言  ,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留学的孩子除了独自面对生活困难  ,还要面对成才的压力。留学对于每一个年幼的学子都是一次难忘的成长经历。曾在日本留学6年的周楠认为 ,留学生涯中  ,学业上的收获远远小于在个人成长上的收获。他是家中独子  ,但留学期间也是半工半读。他说  ,在日本的6年  ,让他学会不再依靠父母生活  ,学会自立  ,这才是最重要的财富。如今  ,这段留学经历让他有了较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在工作中也能坦然承担责任。

  杨乐已经在法国待了6年了  ,但仍然没有拿到一纸文凭。在国内建筑专业本科毕业后  ,他来到法国准备攻读研究生。语言和设计专业的难度 ,使他连续两年没能通过研究生一年级的考试 ,学校也不允许他继续学习下去。没有学校的接收 ,他就无权继续居留法国。让杨乐后悔的是 ,虽然他自己没有像有些留学生那样将大把时间荒废在打游戏上面  ,但他拿出太多时间去打工  ,耽误了学习  ,没能做好最重要的事。如今  ,他想继续留在法国  ,赚些钱再回国。但没有身份的打工  ,让他每天都提心吊胆。

  而和他一起在餐馆打工的王哲则幸运得多。2005年  ,远在国内的女友艳艳  ,为了和他在一起  ,辞去待遇优厚的工作来到法国  ,学习法语专业。艳艳为了不要家里资助  ,在餐馆打工 ,“每天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然苦却从没想过回去  ,既然出来了就要坚持下去。”艳艳说。

  今年已经毕业的王哲和艳艳在是否回国的问题很挣扎。回国 ,意味着重新开始。他们已经适应了法国人的慢节奏  ,还有隔三差五的假期  ,随时随地的阳光和咖啡。最终他们决定在法国找一个小镇开一家中餐馆  ,以商人的身份留下来。王哲说:“现在辛苦点也值得  ,这里做生意不必像国内那样找关系  ,请客送礼  ,踏踏实实去干 ,就会有收获。国内的生活状态  ,我们已经难以适应了。”(杨姣 应被访者要求文内部分人名为化名)